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法律咨询
    法律研究

    (2020)案例二撤销不起诉决定书

    作者:山西杰昊律师事务所; 时间:2021-02-03 10:57:30

    撤销不起诉决定书

    (一)案情

    2018年10月17日8时许,王某某、李某某夫妻俩因邻里纠纷到其邻居苏某家理论。期间,双方发生斗殴。王某某用拳头将苏某眼睛打伤,并用扫帚的不锈钢钢管将苏某脖子处划伤。经鉴定,苏某右眼部之损伤构成轻伤一级,颈后部损伤构成轻伤二级,李某某构成轻微伤。2019年8月5日,某某县公安局对王某某以故意伤害罪向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

    (二)基层检察机关作出不起诉决定

    2019年11月12日,某某县人民检察院作出某检刑不诉(2019)22号不起诉决定书。该决定认为:某某县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已经过一次退侦,没有再退回补充侦查的必要,决定对王某某不起诉。

    (三)律师代理提出申诉

    被害人苏某在接到不起诉决定书后,聘请山西杰昊律师事务所周红伟律师担任代理人,向临汾市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其申诉理由如下:

    A、王XX犯故意伤害罪的主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从案卷材料来看:

    第一组证据:受害人苏2018年10月18日询问笔录中陈述: ···我看见王XX拽着我老婆衣服,见我进来,他松手了,王XX说着说着就朝我眼睛上大了一拳,我也打王XX,这时他老婆就过来把我搂住,我一甩,把摔到地上,她搂着我腿,我摆脱她,这时,王XX给了我脖子一下···

    问:王XX打到你什么位置?

    答:用拳头打了我右眼、脸上,还有脖子上脖子上用什么打的我没看见因为我背对着王全旺···

    2018年12月22日询问笔录:···看见王XX打我老婆,我就上去拉,王XX就打了我右眼一拳,这时王XX老婆就跟着我进来了,这时我要还手,王XX老婆就抱住我了。(证实王XX打了苏的右眼和脖子)

    第二组证据:证人郭某某2018年10月18日笔录证实:2018年10月17日8点多···王XX把我从楼梯上拽下来,到一楼时,她打了我一拳,我叫哩,我老公苏就进来了,王XX又朝我老公眼睛打了一拳,我看见王全旺手里明晃晃的东西朝我老公脖子上给了一下,我看见我老公脖子血就流下来,王全旺就骂骂咧咧就走啦···(证实王XX打了苏的眼睛和脖子)

    第三组证据:证人范某某2018年10月20日笔录证实:

    问:王XX打苏了吗?

    答:打了,刚开始王XX打我儿媳,后来,转过身给了苏某一拳,打到什么位置,记不住。(证实王XX打了苏

    第四组证据:证人王某某2018年10月20日笔录证实:刚一出门,看见苏手捂着脖子,见脖子上流着血,苏东边的邻居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气汹汹地和他老婆走出了苏的门,苏和他老婆去了医院···(证实苏东边的邻居即王XX及其妻案发当时在现场,并证实苏当时受伤)

    第五组证据:证人巩2018年10月20日询问笔录证实:我刚走到苏家门口,就看见苏家东邻居和他老婆从苏家出来,苏用手捂着后脖子一起往外走,苏脖子后面流着血···(证实王XX案发当时在案发现场,并且能证实案发当时苏就受伤)

    第六组证据:李XX2018年10月23日询问笔录证实:

    问:你讲一下事情的经过

    答:2018年10月17日早晨8时左右···后来苏就动手到了我老公王XX,王XX也开始还收打苏,我就上前想把

    他们拽开,没有拽开···

    :王XX是怎么打的苏和他媳妇?

    答:王XX打苏了,怎么打的我不清楚,没有打他媳妇。(证实王XX打苏了)

    第七组证据:王XX 2018年12月13日询问笔录证实:

    问:继续说

        答:我在家里听见西边院里乱叫,感觉像是大家的叫声,我就走了苏家,当时他家正在装修房子,在苏家的北房里,我看见苏、苏妻子、还有苏妈已经把我的妻子打倒在地,我就上前去拉架···(证实王全旺有作案时间,参与了打架)

        第八组证据:山西省曲沃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书(曲)公(司)鉴(伤)字【2019】26号文书证实苏右眼部之损伤也构成轻伤一级;苏颈后部损伤也构成轻伤二级。

        第九组证据苏伤情照片

         (第八组证据和第九组证据证实苏所受伤位置及损伤后果同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等相吻合)

        另外,案卷中的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示意图、现场照片以及报案材料等证据均能证实印证王XX故意伤害的犯罪事实。

    申诉人认为:被申诉人王XX及其妻子李XX构成了故意伤害罪的主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同时,本案存在以下问题和疑点

    一、XX县人民检察院规避事实,含糊其辞,不进行说理释法,笼统书写不起诉决定书,草率决定不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四百零八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决定不起诉的,应当制作不起诉决定书。不起诉决定书的主要内容包括:(三)案件事实,包括否定或者指控被不起诉人构成犯罪的事实以及作为不起诉决定根据的事实。据此规定,曲沃县人民检察院在不起诉决定书中,丝毫没有提起本案是在什么地方存疑、什么事实不清、什么证据不足,没有按照规定进行书写说明,不但违法,而且不能让人心服口服。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四百零三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检察院对于二次退回补充侦查的案件,仍然认为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的,经检察长或者检察委员会决定,应当作出不起诉决定。而曲沃县人民检察院仅经过一次退补后就匆匆做出决定,草率结案,不能穷尽法律手段来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
        BXX县人民检察院滥用职权,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放纵犯罪。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三百九十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对案件进行审查后,认为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已经查清,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作出起诉决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确认犯罪事实已经查清:
         (一)属于单一罪行的案件,查清的事实足以定罪量刑或者与定罪量刑有关的事实已经查清,不影响定罪量刑的事实无法查清的;
         (三)无法查清作案工具、赃物去向,但有其他证据足以对被告人定罪量刑的;
         (四)证人证言、犯罪嫌疑人供述和辩解、被害人陈述的内容中主要情节一致,只有个别情节不一致且不影响定罪。

    从整个案卷证据来看,即使案件有些小瑕疵,现有证据也足以对王全旺定罪和量刑。

    CXX县人民检察院玩忽职守、不正确履职。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三百九十一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在办理公安机关移送起诉的案件中,发现遗漏罪行或者依法应当移送审查起诉同案犯罪嫌疑人的,应当要求公安机关补充移送审查起诉;对于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人民检察院也可以直接提起公诉。

    (一)、李XX与王XX均系本案的共同侵害人,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XX的行为构成了故意伤害罪。

    2019年06月14日李XX的询问笔录:

    问:你来派出所干什么?

    答:我来投案自首。

    问:投什么案

    答:我和邻居苏打架一案。

    问:在什么地方?

    答:2018年10月17日在苏家里。

    问:怎么打的架?

    答:2018年10月17日8时30分左右,···我从苏妻子手里夺过来扫帚,就和他们打了起来,当时扫帚把打在了苏的脖子上,把苏的脖子划流血了,然后我又轮了一下,好像打在了苏的眼睛上,我们看见苏流血了,就不打了···

    问:你们是怎么打的?

    答:···我夺下扫帚后,就用扫帚棍往苏身上乱打,打住苏的脖子和眼睛了。

    2019年6月14日李XX在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中,承认对我颈部、眼部进行殴打;从其它材料也可以证实,李XX在王XX对我进行殴打时紧紧抱住我使我无法抵抗,任王XX殴打,造成伙同王XX共同致我受两处轻伤。李XX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也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然而,在公安机关补侦重报时,将2019年6月14日XX在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从案卷中抽走,这份重要的证据不向检察机关提供,予以隐瞒和销毁,严重违法。

    (二)、李XX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的同时也构成伪证罪。

    XX2019年6月14日承认其对我故意伤害的犯罪事实,而公安机关在2018年10月23日对其第一次询问时,其对与案件有重要关系的情节做虚假陈述,意图为丈夫顶包。试想,若不是其二人共同对我实施犯罪,以我和李XX的个头和力量对比如此悬殊,且能让她将我殴打致伤!为此。李XX妨害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其行为构成了伪证罪,应当与故意伤害罪数罪并罚,一并追究其刑事责任。王XX与其妻李XX均系本案的共同侵害人,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而XX县人民检察院对此不闻不问,既不追诉,也不对公安机关发检察建议或纠正违法通知书,枉法追诉,放纵嫌疑人。

    DXX县公安局办案人员玩忽职守,不认真履职。

    2018年10月17日早上8点多,被申诉人王XX伙同其妻李XX非法侵入我的住宅,共同故意对我进行殴打,并致我右眼损伤构成轻伤一级;后颈部损伤构成轻伤二级。案发当日,我被送往医院救治,妻子向公安机关报案。然而,XX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受理后不立即进行现场勘验、提取作案凶器,而是在案发第三天才对现场进行补充侦查,失去了勘查的最佳时机、导致至今未调取作案凶器,进行血迹提取、指纹和DNO鉴定;城关派出所不及时控制嫌疑人到案并对其进行问话,而是在案发快两个月后才对嫌疑人王XX进行第一次问话,给其提供了串供和阻碍侦查的机会。

    E XX县公安局滥用职权,违法给被申诉人办理取保候审。

    (一)、被申诉人王XX身强力壮,身体健康,精神状态正常,平时抽烟喝酒,无所不干。案发当天对我进行殴打时出手残忍,下手狠毒, 根本不是有疾病的人。XX县看守所却在收押王XX入监时出具《暂不收押通知书》声称:其“患有其他严重疾病或身体受到伤害,在羁押中可能发生生命危险或生活不能自理,不符合入所条件”。请问:王XX所患什么疾病?该疾病是哪个医院检查,是否真实?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不适宜羁押的情形?我认为其中有诈,请上级部门予以调查核实。

    (二)、本案中,王XX2019年7月17日办理取保候审手续,而其取保候审保证金却于2019年7月19日才缴纳到公安局保证金专户,也就是说被申诉人王XX在没有缴纳保证金的情况下就被取保候审。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办理取保候审时而不是办理取保候审后缴纳保证金的有关规定。

    (三)、王XX不具备法定取保候审的条件而办理了取保候审。

    被申诉人王XX随意侵犯他人住宅,且心狠手辣地故意致人伤害,采取取保候审具有社会危害性,有逮捕的必要。况且在案发后,王XX不仅不悔罪认罪,反而与其妻进行串供,混淆视听,颠倒黑白,想法让其妻为自己进行顶包,妨害司法机关的正常工作。为了逃避法律的追究,王XX还蓄意到医院泡病号。另外,被申诉人王XX及其妻将我打伤住院后,态度强硬,声称自己公安机关有人,尤其还有其当律师的哥哥四处活动,扬言公检法对其也没有办法,目无法纪,十分嚣张。

    综上,被申诉人王XX及李XX犯故意伤害罪;李XX犯伪证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然而,曲沃县人民检察院滥用职权作出不起诉决定;曲沃县公安公安局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枉法追诉,使有罪的人不受法律的追究,严重侵犯了我的合法权利,践踏了法律的尊严。

    申诉人认为:XX县人民检察院认为本案证据不足,对王XX作出不起诉决定的理由不能成立。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76条的规定,向临汾市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请求依法撤销曲沃县人民检察院2019年11月12日曲检刑刑不诉[2019]22号不起诉决定书,并依法提起公诉,追究被申诉人王XX及李XX的刑事责任。

    (四)上级检察机关对不起诉决定予以撤销

    2020年10月27日,临汾市人民检察院临检一部刑申复决(2020)1号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经复查认为:被不起诉人王某某因邻里纠纷,使用拳头、扫帚上的不锈钢管殴打苏某,致苏某右眼部轻伤一级,颈后部轻伤二级,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某某县人民检察院的存疑不起诉决定不当,应依法予以撤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