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法律咨询
    法律研究

    (2019)案例二同居关系案例

    作者:山西杰昊律师事务所; 时间:2020/02/17 0:07:18


    民事案例

    案情简介


    李某、刘某系同事,2004年12月30日在XX市民政部门登记结婚。2007年儿子出生,取名李甲。2009年5月4日,二人在北京购置房产一套,产权证登记在刘某名下。刘某长期定居国外,2019年1月,双方准备协议离婚。因结婚证由刘某保管,李某到婚姻登记机关查询时,发现没有其二人的结婚登记档案。李某将此事告知刘某。刘某得知这一情况后,称结婚证丢失,且不能证明该结婚证的真实性,遂以同居关系为由诉至法院,要求判令非婚生子李甲由其抚养,李某按月向其支付抚养费。

    代理意见

    山西杰昊律师事务所接受李某的委托并指派王妙红、李洪年律师担任其代理人,提出如下代理意见:

    一、 刘某诉称其与李某系同居关系与事实不符。

    根据我国《婚姻法》第八条及《婚姻登记条例》第七条之规定,婚姻登记机关应当对结婚登记当事人出具的证件、证明材料进行审查并询问相关情况,对当事人符合结婚条件的,应当当场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本案中,李某、刘某于2004年12月30日,在XX市民政部门登记结婚并领取结婚证,双方在举行结婚典礼仪式时,由证婚人对结婚证予以宣读与见证,有典礼视频和证婚人当庭作证;有刘某发给李某的结婚证微信原件图片;有双方使用该结婚证为儿子李甲办理准生证、独生子女证、户口本、出国留学所需的各种证件;在办理北京房产按揭贷款手续时,李某在该手续上以共同债务人的身份进行了签字,北京市某律师事务所对该行为的真实性、合法性进行了见证。刘某经法庭合法传唤拒不出庭应诉又无证据证明该结婚证系伪造,其仅以民政部门没有二人的婚姻登记档案为由否认其与李某的婚姻关系与事实不符。

    二、婚姻登记机关依法向李某、刘某颁发了结婚证,现无法查到婚姻登记档案系婚姻登记瑕疵,不影响二人婚姻关系的成立。

    婚姻登记本身属于羁束性行政行为。只要双方符合结婚的实质要件,民政部门就应当为其颁发结婚证。本案中,李某、刘某双方系自愿申请结婚登记,且符合颁发结婚证的实体要件并领取了结婚证。婚姻登记机关违反《婚姻登记条例》第十五条之规定,没有为李某、刘某建立婚姻登记档案,或是将其二人的婚姻登记档案丢失,系婚姻登记瑕疵,不影响其二人婚姻关系的成立。婚姻登记一经成立,李某与刘某即对婚姻产生信赖利益。双方多年来一直以夫妻名义生活,形成了相应地人身、财产关系。现刘某仅以民政部门无法查找到婚姻登记档案,否定其与李某之间的婚姻关系,违背了我国《婚姻法》关于结婚登记的立法本意。

    本案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李某、刘某办理了结婚证,并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举行了结婚仪式。2019年刘某认为结婚证丢失,便以同居关系起诉要求法院解决孩子抚养权和抚养费问题。刘某是在发现民政部门没有其与李某的婚姻登记信息后才认为双方的结婚证不能确定是真实的,在这之前,刘某没有否认过结婚证的真伪,并且使用该结婚证办理了孩子的准生证、独生子女证、户口本、出国学习等各种证件。因此,刘某按同居关系起诉,其主张的法律关系与法院根据案件事实做出的认定不一致。经征求刘某意见,刘某表示不予变更诉讼请求,故刘某的起诉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刘某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刘某不服,向XX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山西杰昊律师事务所接受李某的委托,指派张铜铃、李洪年作为李某的代理人参加了诉讼。二审法官详细地向刘某解释:民政部门的瑕疵登记行为,不影响婚姻关系的成立。

    本案在二审法院主持下,李某、刘某自愿达成调解协议:

    一、刘某与李某自愿离婚。

    二、婚生子李甲由刘某抚养,李某支付抚养费15万元,李某享有对李甲的探望权,刘某予以协助。

    三、位于北京的房产一套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归刘某所有,刘某补偿李某93万元。

    四、本协议第二、三项折抵后,刘某应向李某支付78万元,刘某于2020年1月30日前支付李某30万元,于2020年5月1日前支付李某48万元,如刘某未能按期履行,则刘某自愿按照108万元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