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法律咨询
    法律研究

    张铜铃律师经典案例(二)正当防卫案例

    作者:山西杰昊律师事务; 时间:2016/08/01 18:14:02

    经典案例二

              ——山西杰昊律师事务所 张铜铃

    案情介绍

       2014121014时许,犯罪嫌疑人靳某和张某(已死亡)于A市B街“北京烤鸭店”中参加其同村耿某女儿的婚宴,席间二人酒后在该店门口外互相撕扯后各自回家。当日17时许,犯罪嫌疑人靳某从自己家中骑电动车到本村耿某的代销店里买烟出来时遇到张某骑摩托车从外面回村,二人争吵几句后,犯罪嫌疑人靳某骑电动车进入C村学校对面胡同内,意在回家。张某把摩托车停于耿某代销店门口后步行追靳某于胡同内,随机二人开始互相殴打,几分钟后张某手提菜刀(面有流血)走出胡同至南C村西头处,被宿某发现其伤情后拦住路过此处的张XX的商务轿车(车牌号码为LB2602)并乘该车至A市人民医院治疗,张某经医院救治无效后死亡,死亡原因经A省A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鉴定意见为:张某系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发作死亡,外伤、情绪激动、剧烈活动等诸多因素均可诱发冠心病急性发作;另外对其伤情进行了伤情鉴定,其伤情鉴定结论为:张某之损伤构成轻伤二级。这期间,犯罪嫌疑人靳某受伤后返其家中,让其妻王某叫其侄儿小靳驾车把其驾车把其带至A市安定医院治疗,后经A省侯A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对其伤情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为靳某之损伤构成重伤二级。

    代理意见

    一、靳不构成故意伤害罪

    被告人靳不具备构成故意伤害的主客观要件,其行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根据刑法及相关刑事法理,构成故意伤害罪必须同时具备主体、客体、主观、客观要件,并且缺一不可。本案中,靳的行为具备主体和客体要件,但不具备主观和客观要件。

    首先,故意伤害罪在主观上必须是故意,而本案被告人靳伤害被害人在主观上是为了阻止被害人对自己的侵权行为,不具备故意伤害的故意。靳某的口供显示:“····刚出了门,就看到张某骑着摩托车,他停坐在摩托车上面,朝我就骂‘你想死哩。’我没理他,我就骑着电动车沿着耿某代销店东面的南北向胡同朝家走。我进入胡同三四十米处时,张某跑着追我,距我大概十米八米处,他对我大喊‘你还想当村长呢,砍死你。’···”可见系由死者张某先进行的挑衅行为,靳某并无主动伤害张某的心理意识。另外,据证人李某的证言,本案凶器菜刀极有可能是张某在李所有的杂货店内拿走的,张某的故意伤害犯意在先。因此,被告人主观上的故意属于正当防卫范畴上的故意,与一般伤害行为的故意具有明显不同。

    其次,靳的侵害行为不具备客观要件。根据刑法的相关规定,故意伤害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实施了非法损害他人身体的行为。具体而言就是 1、要有损害他人身体的行为; 2、损害他人身体的行为必须是非法进行;3、损害他人身体的行为必须已造成了他人人身一定程度的损害,才能构成本罪。以上三个条件中必须同时具备才能构成本罪。本案被告人的行为不具备第二个条件,因而也就不具备故意伤害的客观要件。因为靳的损害行为具有正当性,其实施损害行为为了阻止针对本人的侵权行为而进行的,属于正当防卫。

    另外,就结果而言,据《A省A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人体伤情程度鉴定书》的鉴定结论,靳某为二级重伤二张某为二级轻伤;就因果关系而言,据《A省A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书》出具的鉴定结论显示“张某系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急性发作死亡。外伤、情绪激动、剧烈活动等诸多因素均可诱发冠心病急性发作。”可见靳某的伤害行为不能直接导致与张某的死亡结果,二者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犯罪乃主观恶性与客观危害的统一。靳某主观上缺乏伤害张某的故意,客观上未实施非法伤害行为,认为靳某触犯故意伤害罪名的证据不充分,故我方反对将靳某的行为定性为触犯刑法的故意伤害。

    二、靳的行为构成正当防卫。

    被告人靳的行为具备正当防卫构成,属正当防卫,不构成故意伤害罪。根据刑法第二十条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人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的规定,本案被告人靳的行为完全符合正当防卫构成要件。具体如下:首先,被告人靳正当防卫的起因具有客观存在的不法侵害。据被告人靳的辩解,经过证人证言证实,事发当时靳受张持刀侵害,当时不法侵害是客观存在的。其次,事发当时被告人确有防卫意识。所实施的行为是基于防卫的意识所进行的,符合正当防卫主观方面的要求。关于防卫意识,一般包括防卫意志与防卫认识。防卫认识是指防卫人认识到不法侵害正在进行;防卫意志指防卫人是要出于保护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的目的。本案中,先是张某采取无端辱骂的行为,靳某意欲回家时张某手持菜刀追来,可见靳某主观上是不想和张某产生正面冲突的,其与张某产生冲突并导致其受伤完全是出于防卫的意识,而不是故意伤害。再次,靳的正当防卫行为针对侵害人防卫。本案靳的防卫行为针对侵权人张,没有针对其他第三者,符合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最后,靳的行为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伤情鉴定结果显示靳系重伤二级,而张为轻伤二级,显然靳的防卫行为未超过必要限度。综上,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的行为完全符合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依法应该认定为正当防卫,其行为造成对方损害不应承担责任。 

    综上,辩护人认为被告人靳行为不具备故意伤害的主客观要件,符合正当防卫要件,不应承担故意伤害的刑事责任,而应按照正当防卫对其行为进行定性,判决被告人靳免予刑事处罚,以彰显法律的正义之光!

    案件结果

      A市人民检察院对免于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