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法律咨询
    法律研究

    王妙红律师经典案例(二)行政诉讼案例

    作者:山西杰昊律师事务所; 时间:2016/06/27 9:27:39

    经典案例二

              ——山西杰昊律师事务所 王妙红

     案情介绍:

    原告李某,男,汉族,1974年出生。2015831日原告李某在XX办事处办事时被XX市禁毒大队传唤至当地派出所。经对李某尿检检测呈阳性。XX市公安局于当天作出李某吸毒成瘾严重认定书,并对李某处以2年强制戒毒的行政措施。李某不服XX市公安局强制戒毒的决定,向XX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申请,XX市政府撤销了XX市公安局强戒决字(2015)第000030号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XX市公安局于是对李某又作出社区戒毒决定书,戒毒期限为三年。20161月原告因不服XX市公安局社区戒毒决定,委托山西杰昊律师事务所王妙红、郝锐律师为代理人,向XX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撤销被告于2015112日作出的社戒决字(2015000034号社区戒毒决定书。

    原告方提出的理由:(律师代理意见)

    原告认为:被告2015112日作出的“XX市公安局社戒决字(2015000034号社区戒毒决定书”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违反法定程序。理由如下:

    一、     无证据证明原告为“吸毒成瘾人员”。

    被告对原告作出的“社区戒毒决定书”所依据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戒毒法》第33条。该33条规定:“对吸毒成瘾人员,公安机关可以责令其接受社区戒毒”。由此可见公安机关可以责令社区戒毒的人员必须是“吸毒成瘾人员”。

    是否为“吸毒成瘾人员”,必须由公安机关依据《吸毒成瘾认定办法》作出“吸毒成瘾认定意见书”方能确定。

    《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第七条规定:“吸毒人员同时具备以下情形的,公安机关认定其吸毒成瘾:(一)经人体生物样本检测证明其体内含有毒品成份;(二)有证据证明其有使用毒品行为;(三)有戒断症状或者有证据证明吸毒史,包括曾经因使用毒品被公安机关查处或者曾经进行自愿戒毒等情形。戒毒症状的具体情形,参照卫生部制定的《阿片类药物依赖诊断治疗指导原则》和《苯丙胺类药物依赖诊断治疗指导原则》确定。

    本案中,(一)被告向法庭提供的原告体内有毒品成份的证据是,被告对原告所作的尿液呈阳性的检测报告。而使尿液检测呈阳性的原因并非仅仅是体内有毒品成份,服用药物或饮用相关的饮料也可导致尿液检测呈阳性;(二)被告向法庭提供的证明原告有使用毒品行为的证据是,被告2015831日对原告所做的询问笔录。而该笔录所记录的内容已被原告当庭推翻;(三)《阿片类药物依赖诊断治疗指导原则》所指的戒断症状为:客观体征:如血压升高、脉搏加快、体温升高、立毛肌收缩、瞳孔扩大、流涕、震颤、腹泻、呕吐、失眠等。主观症状:如肌肉骨骼疼痛、腹痛、食欲差、无力疲乏、不安、喷嚏、发冷、发热、渴求药物等。《苯丙胺类药物依赖诊断治疗指导原则》所指的戒断症状为:用药渴求、焦虑、抑郁、疲乏、失眠或睡眠增多、精神运动性迟滞、激越行为等。原告曾在戒毒所被强制戒毒两个月,并无上述戒断症状的记载。庭审中原告亲自出庭,身体健康、精神正常,被告所举证据里丝毫没有涉及原告有这方面的戒断症状表现。

    事实表明,原告不具有吸毒成瘾的情形。而被告于2015112日在对原告作出“社区戒毒决定书“时,未对原告进行吸毒成瘾认定,也未依法委托有资质的戒毒医疗机构对原告进行吸毒成瘾认定。

    二、     被告的办案程序违反了法律的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99条规定:“公安机关办理治安案件的期限,自受理之日起不得超过三十日;案情重大、复杂的,经上一级公安机关批准,可以延长三十日”。《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141条也有相同的规定。

    本案中,被告2015831日对原告作出了“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该决定随即被XX市人民政府予以撤销。六十多日后的2015112日,被告又依据上一案卷的证据材料对原告作出了“社区戒毒决定书”,明显违反了相关法律的程序规定。

    三、被告作出“社区戒毒决定书”所依据的2015831日的吸毒成瘾认定书,已被XX市人民政府侯政行复决字(2015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认定错误予以撤销。已不能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

    四、无证据证明2015831日作出吸毒成瘾严重认定书的相关人员符合《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第10条的规定。即“公安机关承担吸毒成瘾认定工作的人民警察,应当同时具备以下条件:(一)具有二级警员以上警衔及两年以上相关执法工作经历;(二)经省级公安机关、卫生行政部门组织培训并考核合格。”

    综上,被告2015112日对原告作出的“XX市公安局社戒决字(2015000034号社区戒毒决定书”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违反法定程序,请依法撤销该决定。

    被告方提出的理由:

    一、我局经调查认定李某2013年夏天至2015826日从某城县一男子手中购买毒品达十多次,每次买到毒品后在家中吸食;

    二、我局经过调查取证,认为原告李某吸毒的事实确凿,证据充分,原告的询问笔录和对原告的现场检测报告可以证实,足以认定;

    三、我局对原告处以社区戒毒三年的决定,符合《戒毒法》的规定。针对原告提出的未对其作吸毒成瘾认定的问题,我局认为:已于2015831日对其作出了编号为2015000051号吸毒成瘾认定书,没有必要再作吸毒成瘾的认定。XX市政府撤销我局强戒决字(2015)第000030号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并未撤销编号为2015000051号吸毒成瘾决定书,只能说明我局认定李某吸毒成瘾严重的证据不足。原告提出我局对李某作出的社区戒毒决定书的依据是在另一案中原告的陈述,没有其他证据证实。我局认为:原告吸毒一案并非两个案子。社区戒毒决定书是在XX市政府撤销我局作出的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之后的一种戒毒措施,并非两个案子的两种处理结果。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的判决结果:

    XX市人民法院认定被告提供的证据全部为2015831日作出强戒决字(2015000030号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时作出的。而该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已经XX市人民政府20151019日以X政行复决字(2015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予以撤销。被告在未重新立案调查的情况下依据两个月前的证据对原告作出社区戒毒决定书,其提供的证据不予认可。原告提供的证据真实有效,应予以认可。

    法院认为:被告2015112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戒毒法》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对原告李某作出社戒决字(2015000034号社区戒毒决定书,认定违法事实错误。被告依据已被复议机关认定为错误的证据认定原告吸毒成瘾严重,显系主要证据不足。作出社区戒毒决定书时未重新立案调查,提前告知原告,属程序违法。因此,判决如下:

    一、撤销被告XX市公安局作出的社戒决字(2015000034号社区戒毒决定书。    

    二、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负担。